免费下载手机app

刚刚那些事情,往多处去说开了的话,其实这些也只是表面上的原因,实际上最主要的原因嘛,当然还是因为之前黎雀儿朝杜仲开炮的时候,宁豫好像只是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热闹,看起来并没有半点想要替杜仲出头的迹象。

黎康生兄弟几人以及老太太他们都把杜仲跟宁豫的互动看在眼里,他们的心里面便都在偷偷地琢磨着,猜测宁豫和毕光喜说不定并不想真正地与黎家为难,只是碍于杜仲的面子问题,才不得不跟着杜仲过来府尹官邸里面跑一趟。

不管佟金雪说出杜仲家中已经定过亲事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被她这么一带捎,黎家的各位大家长们瞬间就觉得脊梁骨都挺得更加笔直了一些。

他们也不再那么忌惮慕亲王宁豫以及毕光喜毕大人的存在了,只是据理以说,希望杜仲能够马上带着他的人马一块儿走出府尹官邸去,而且以后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他最好再也不要再来黎家人的地盘上了,免得招人打一顿。

当然,这所谓的人马自然也包括宁豫和毕光喜。

要说黎家老太太的态度倒也还算客气,想起来自己家的孙女被一个已经许过亲的臭男人揭下了招亲榜,她老人家本应该直接叫人把这不长眼的臭男人给打出门去才是。不过她并没有这样做,仅仅是非常有礼貌地请杜仲等人出去。

毕竟现在还有一个亲王在杜仲的后头压着这整个大局呢,即便是他们黎家占了理,他们哪有那个担心去让被亲王庇护的人太过于下不来台呢。

不止老太太,黎康生兄弟几人也表现得很宽容。

尤其是黎雀儿的亲爹黎敬生,先前慕亲王宁豫不过是默认了黑痣丑男去隔间里面把黎雀儿带出来见一面而已,他就激动地想要跑到宁豫面前去大说道理。

若不是黎康生与黎诚生眼疾手快,而且力气又还可以,只怕他早就冲破了阻碍直接跟宁豫杠起来了,真是那样的话,他们现在哪还能够安定地站在这里,说不定早就被官兵们抓起来送到城外的野兵营子里面去充数去了。

究其原因,可以说是因为现下黎家人占了大头的道理,他们理直气壮了,不怕别人暗暗地给他们使套子了,这才淡定从容了不少。

不过,这说明即使他们黎家当场驳回杜仲的招亲榜,抑或是将杜仲连人带榜赶了出去,宁豫和毕光喜很可能也只是在边上笑一笑而已,不会真的生气。

娇艳惊人六月小美女图片

如此一来,黎康生以及老太太他们反倒不像刚刚那样着急了,也有了心情来和杜仲慢慢讲道理。

长辈们有了这份闲情逸致,当事人黎雀儿可完没有这种时间来和杜仲慢慢地磨。

早在她听到佟金雪说出杜仲家中已经有亲事的那一瞬间,她那对一向水潤潤的杏眸里面就忽然腾升起一股熊熊烈火,而且那鲜红的火焰还有发展得越来越猛烈的趋势。

但是她并没有直接冲到杜仲的跟前去,将这股冲天怒火转化为切实有效的大拳头和腿绊子。这并非是由于她生性淡然,也不完是因为她从小所接受的闺阁礼教的缘故,只是因为她不知道目前这种情况,到底是她自己的原因比较大,还是杜仲的原因比较大。4E

虽说这身上背着亲事还来揭招亲榜的人,确实是杜仲。可是,之前老太太和佟金雪询问杜仲有无定亲一事的时候,杜仲明明就已经回答了“有”。

然而黎家几乎所有人都在今儿个里失了有关于那个事件片段的记忆,包括之前也在场而且亲自开口询问的的老太太,还有黎康生与黎敬生兄弟二人,以及黎雀儿本人。最后,还是佟金雪冲进来提醒众人,众人这才想了起来。

如果杜仲有错在先,那么黎家也有纵容的嫌疑。

此时,黎雀儿依旧怒瞪着就在她眼前不远处的杜仲,她眼里的怒火仍然还未消减半分。可她却一时踌躇了,早就悄悄握紧的拳头总是攥紧了,而后又很快松开来,下不定决心去和杜仲理论。

内心挣扎过好一会儿过后,她终于还是觉得此事就由老太太他们这些长辈们出面去和杜仲讲清楚就行,她一个姑娘家还是不要再继续掺和了,赶紧回自己房里学针线活去吧。

动随念起,转身之间,黎雀儿已经想好了这件扰乱自己思绪好多时间的糊涂亊,接着就往大厅门外走去,打算带着孙妈妈和棠叶回自己目前所住的西边厢房里面去。

老太太以及黎康生兄弟几人大概也都不想让黎雀儿在外客面前抛头露面太久,更不愿意她在客人发脾气或是动手打人,就算是动手去打一个存心过来找事的臭男人,那也不行。

因此,他们都没有劝阻黎雀儿半句,随便她去了。

只有老太太在黎雀儿转身走开以后,暗地里给孙妈妈递了一个眼色,默默嘱咐孙妈妈万万要更加严格地看好黎雀儿,务必不能教她再找到机会跑到外面去胡来。

孙妈妈轻轻点头,随后就与棠叶一齐跟在黎雀儿的身后,缓步袅袅地往外走。

按理说,她们两个人一个是黎雀儿的奶妈,一个是从小就跟在黎雀儿身边伺候着的小丫环,早就应该见惯了黎雀儿这副温婉娴静的模样。如今黎雀儿放下了怒火,重新回到了平日里的那种温柔样子,她们应当觉得放松才对。

奇怪的是,她们俩非但无法松一口气,也不知怎么的,反而倒还觉得黎雀儿现在所呈现出来的这种温文安静的态度,着实地令她们心里不踏实。

她们没将心里的讶异说出来,只是静静地走着。

刚刚一直站在隔间与大厅的通道那边,没有走进大厅里面来的胡玉姬,见黎雀儿以及孙妈妈她们此刻已经快走到了大门那边,也赶忙从隔间那边跑了过来,乖乖地跟在棠叶后头。

就在她们四个女人家即将走出慈安堂的正厅大门的那一瞬间,杜仲突然又有话要说了。这可真是怪稀奇的,众人实在难以理解,他这个明显理亏的人,没有被人家一顿打出去就已经算是挺好的了,事到如今,他到底还有什么话可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