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猫app

杜诗雅说了那么多话有些口舌干燥,刚想河水采梦就端了一杯茶上来。

将一杯茶一饮而尽,杜诗雅瞅了眼站在她旁边的如意说道:“你看看人家采梦多机灵,都不用吩咐就知道端水给我喝。你看看你,呆头呆脑的,要你干什么。”

如意好脾气地说道:“是,奴婢一定好好跟采梦姐姐学。”

清舒朝着两人道:“你们下去吧!”

见杜诗雅点头,如意欢欢喜喜地跟采梦走出去了。

杜诗雅不由吐槽:“你比我聪明也就算了,结果连丫头都比我的机灵。”

安安笑了起来:“这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而且若太机灵,怕你也镇不住。”

清舒将水杯放下,笑着问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

安安翻了个白眼:“当然是嫁人这事了。你爹都给你张罗,可见他们是想将你的亲事定下来了。不过你不是说你爹不疼你,不疼你还给你挑选夫婿?”

“他哪会对我的事上心,是我祖母吩咐的。我都跟他说了别给我找个穷的难看的,偏还给我找个穷光蛋。你说,他是不是就不想我好啊!”

清舒莞尔:“你爹那么清高的一个人,听了这些话还不得骂你?”

软萌大眼少女粉嫩公主裙清纯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骂啊,也说我嫌贫爱富目光短浅。”说完,杜诗雅不屑道:“他还真当盛姨娘几个是仰慕他的才学才委身于他。笑话,他要是一般官宦人家的子嗣我敢保证盛姨娘她们正眼都不会给他一个。”

安安哈哈直笑:“那你爹听了,还不得气死啊?”

“气啊,指着我直骂孽女呢!我懒得搭理他。被人追捧为才子,他还真就以为自个是才子。那诗词写得狗屁不通,连清舒的都不如。也就命好投身在我祖母肚里,不然怕会饿死在大街身上了。”

清舒笑了下说道:“像这次的事下次别再干了。不然坏了名声你以后很难说到好人家了,还有你的婚事,最好还是让老夫人给你做主。”

杜诗雅嗯了一声道:“我祖母老毛病又犯了,加上年岁大啊了精力有限,我也不忍心再让她操心。不过,等她病好以后我会好好跟她说。”

清舒点点头。

杜诗雅不由有些感慨地道:“这么多人,也就你不会说我嫌贫爱富了。”

“你只是想嫁个好人家,又没违背律法违背道德,没谁有资格指责你。”

杜诗雅一拍大腿,大笑道:“对,我庶妹知道这事嘲讽我时,我就说你那么清高就让爹给你找个穷举人吧!哈哈,你是不知道她当时脸都绿了。”

安安不由笑了起来:“怎么感觉你在国公府的日子跟唱戏似的,天天热热闹闹的。”

“要不我跟你换。”

安安赶紧摇头:“算了,你那些姐妹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可应付不过来。”

说了小半天,如意在外说道:“姑娘,咱们该回去了。”

杜诗雅唉了一声道:“真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也得回去了,不然她祖母又要担心了。

前几年听了清舒的劝,杜诗雅不仅再没顶撞过国公夫人还想方设法哄她开心。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长了国公夫人对她也多疼了两分。

清舒笑着道:“我们也该回去了。”

林承钰想让姐妹两人留下吃饭,可惜清舒没同意:“我还要回去练字。”

将三人送走以后林承钰并没回主院,而是去了书房。自侍女怀孕后,崔雪莹就以要养胎为由让他搬去书房。

崔氏见杜诗雅走都没跟她辞行,难受地说道:“我含辛茹苦将她养大,结果被人一挑唆就与我离心。明知道我与林清舒不对付,她还跟那臭丫头走那么近。这丫头,真是白养了她。”

邓妈妈说道:“太太,姑娘已经大了你不能再总骂她,不然只会将她推得更远。”

要她说杜诗雅变得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不会再乱发脾气也有主见懂得为自己打算。

只是不管她怎么劝,都没法劝得动脾气越来越坏的崔氏。

崔氏摸着肚子说道:“妈妈,那林清舒如此厉害鼓动了诗雅跟文哥儿都不与我亲近。要以后她隔一两天来家里,那宝儿以后也肯定不会跟我亲了。”

邓妈妈看她这神情心头一跳。看她这模样,谁都不会怀疑她怀孕是装的。也正因为如,她这些天愁得吃不好睡不下。

别人不知道她再清楚不过了,这些年崔氏想要个儿子都快想疯了。

“太太,其实三姑娘说得也没错,那丫鬟肚里的孩子未必就是个哥儿……”

她希望那侍女怀的是个儿子,不然她怕崔氏会受不了。

崔氏摇头道:“不,她肚子里的一定是我的宝儿,我的宝儿又要回到我身边了。”

邓妈妈听到这话头皮有些发麻。

崔氏说道:“妈妈,我想等宝儿出生以后给相公谋个外任,等宝儿大了再寻机调回京城。”

哪怕宝儿大了也绝不能让林清舒靠近,省得又被她带坏了。

邓婆子暗暗松了一口气。好在除了在孩子上面有些魔怔,其他都还好。

“太太,刚出身的孩子身体比较弱经不起奔波。就算要外放,也得等他两三岁的时候再说。”

崔氏点头道:“你说得也对,那等宝儿出生以后我再与哥哥说。”

因为兄妹两人年岁相差很大,忠勇侯府是将她当闺女一般疼。加上崔老夫人临终前叮嘱过一定要照料好崔氏,所以只要崔雪莹的要求合理,忠勇侯府都会答应。

坐在马车上,安安问了清舒:“姐,你以后想要嫁个什么夫婿呀?”

清舒摇头说道:“不知道,没想过。”

又是这个答案,安安都有些气馁了:“姐,再有一年多你就及笄要说亲了,这事你得认真想想。”

清舒莞尔:“嗯,我会好好想的。那你呢?以后想嫁个什么样的人家。”

安安脸顿时红了:“姐,我还小不着急。”

到家没多久,封家就来了人:“姑娘,我家姑娘说作坊的宅子已经建好了,请你明日一同去看看。”

清舒点头道:“跟你家姑娘说,明日辰时三刻在城门口汇合。”

仆妇应声而去。

安安拉着清舒的手道:“姐,我也想去看看,可以吗?”

清舒笑着道:“当然可以了,染坊也有你一成的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