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个快手

所有人都惊讶地看到,白银战士的皮肤一片赤红,甚至有半透明的水泡在慢慢成形。

这是什么火焰?隔着白银护体的力量,还能把白银战士烫成这样?

哪怕白银战士不用神力护体,开水泼在身上,都不会这么红。

“黄金法师偷袭!不要脸!疼死我了,疼死我了……XXX……”那个白银战士忍着剧痛留下一连串的波斯脏话,逃回大营之中。

许多人疑惑不解,白银战士意志力很坚强,就算被烫伤,也不至于在战场上连声喊疼,这也太奇怪了。

苏业却心道这个白银战士挺幸运的,自己的黑暗系天赋有9个,只有倍痛天赋必中,其他天赋都不是必然激发,这个白银战士竟然完美地避开了另外八个天赋。

至于其他战士,黑暗系天赋对他们的伤害远远比不上地狱之火。

这个时候,许多希腊法师向后望去,想看看哪位黄金法师出手。

但是,他们看到,所有的法师都望向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保护这个斯巴达的法师!派两个黄金战士来!”之前大喊的魔法师再次大吼。

一旁的三个黄金战士急忙走到苏业身侧,脸上没有半点委屈的表情,但是目光中充满疑惑。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位阶?

清纯自然的00后可爱女生唯美套图

在众多人的注视下,苏业再次使用爆裂火球。

一个人头大的漆黑火球呼啸着掠过前方众人的头顶,落在波斯士兵之中。

黑色的火球炸裂,低位阶的波斯士兵直接被炸死,其余士兵都被黑色火焰包裹。

白银之下,必死无疑。

附近的波斯士兵吓了一跳,相互大喊着戒备。

“小心黄金魔法师的魔法!他们可能要冲锋了!”

“小心黄金魔法师……”

附近的波斯战士不断大喊,很快,附近几百米内的所有波斯战士都神戒备。

连续两个颜色漆黑、威力巨大、范围超大、距离超远的爆裂火球炸开,立刻引发波斯将领和高阶法师高阶战士的关注。

甚至于,大后方四大军团的队伍中也出现的细微的骚动。

怪异的是,一向蔑视所有敌人的巨人军团骚动最明显。

苏业也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再次瞄准一个地方,释放爆裂火球。

“躲避!”一个眼尖的波斯战士大喊。

而爆裂火球落点附近的所以战士立刻快跑几步,然后就地打滚,抱着头用盾牌挡住身体。

轰……

黑火扩散,尘土四溅,大地震动,范围内的所有士兵要么被炸得支离破碎,要么满身火焰惨叫。

而附近的波斯战士耳朵嗡嗡直响,听觉被轰鸣天赋暂时破坏。

“他果然是黄金魔法师!”

波斯阵营中,第一天曾逃跑的一个黄金魔法师气急败坏骂道。

“不,他不是黄金魔法师,他只是白银魔法师。”

“不可能!”

“他的火焰地狱之火,是中等位阶的火元素血脉和魔鬼血脉形成的魔法进化,不是魔法创设。你如果仔细看看,仔细想想,就会明白了。”

波斯的魔法师们,呆呆地看着那片还在地面燃烧的黑色火焰。

附近区域敌我双方的的法师都停手,都看向苏业。

波斯战士们也心惊胆战,时不时看苏业两眼,做好躲避黑色火球的准备。

柏拉图学院的战士学生只是看了苏业一眼,继续战斗。

帕洛丝余光扫过苏业,继续对战白银战士。

但是,魔法师们则盯着苏业,双眼放光。

他们从来没见过黑色的爆裂火球。

“你……你叫乌拉克吧?你这是火系魔法进化?”身后的黄金法师问。

“对。爆裂火球!”苏业再次施法。

这一次使用极限距离,爆裂火球足足飞了一百二十米,才突然炸开。

那黄金法师立刻对一个黑铁魔法师道:“快上报大将,就说我们拥有一个火系魔法进化的白银法师,希望派人专职保护。对了,别忘了通知其他黄金魔法师。”

整个战场太大了,苏业仅仅吸引了附近双方兵将的注意力,远方的人丝毫不受影响。

苏业正要再次施法,发现前方的波斯战士少了起来,自己要么向前,要么横移向其他地方。

苏业想了想,没动地方,再次施法。

“火焰魔蛇。”

苏业伸手一指,一头人腰粗三米高的漆黑巨蛇直直竖立在地面,把附近所有希腊战士和波斯战士吓了一跳,附近十几米内的双方战士都向后退去,警惕地看着这头漆黑的火焰之蛇。

这条火焰之蛇像立柱一样直立,漆黑的蛇鳞跃动如火,巨大的蛇头上竖立着一对魔鬼尖角,一双眼睛火红妖异,它张开大嘴,里面没有蛇信子,只有一个黑色的小火球正在吸收附近的火元素,迅速变大。

当火球膨胀到直径约十五厘米后,火焰魔蛇对准十几米外的波斯士兵猛地喷吐过去。

嗖……

这个火球术中,附加了苏业所有的天赋,速度之快远超想象。

那个波斯士兵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漆黑的火球砸在脸上。

轰……

波斯士兵的头颅轰然炸开,白的黄的红的四溅。

火球的爆裂笼罩半径三米范围的另外两个士兵,那两个波斯士兵没有被炸飞,只是踉踉跄跄向后倒退,随后身体燃烧熊熊地狱之火。

惨叫响起。

双方的战士看到这一幕,都露出敬畏之色,只不过希腊战士眼中更多的是敬,而波斯战士的眼中更多的是畏。

国王军和不死军还好一些,那些临时征召的轻步兵本能地向两侧逃离。

火焰魔蛇附近的士兵以极快的速度减少。

火焰魔蛇喷吐完一个火球后,再次张开大嘴,火元素再次在它口中聚集,火球不断膨胀。

在喷出第一个火球术的五秒后,火焰魔蛇喷出了第二个火球。

了解火焰魔蛇这个魔法的所有人心头一颤。

火焰魔蛇要隔十几秒才能喷吐一个火球,哪怕出自圣域大师之手,间隔时间也不可能低于10秒。

现在,这头火焰魔蛇只需要5秒。

苏业突然开口问旁边的黄金法师,道:“你好,火焰魔蛇的火球术距离,是魔法师本人的火球术的施法距离减半吧?”

“对。我是黄金法师,火球术施法距离是100米,那我的火焰魔蛇只能攻击50米内的敌人。你这是魔法进化,你的火焰魔蛇攻击距离是60米。不对,你这不是火焰魔蛇,是地狱魔蛇。”黄金魔法师满面羡慕。

苏业点点头,向左侧柏拉图学院学生所在的放下走了几十米,在第一个火焰魔蛇的30米外,释放了第二头地狱魔蛇。

然后,苏业一路走下去,每隔30米释放一头地狱魔蛇。

在苏业释放几个的时候,众人还只是羡慕。

但从第十个地狱魔蛇出现开始,大范围的魔法师停手,呆呆地望着宛如巨蟒的地狱魔蛇,望着那个每走几十米就释放一个地狱魔蛇的斯巴达法师乌拉克。

“不是说白银魔法师只能释放三个火焰魔蛇吗?”一个黑铁魔法师喃喃自语。

“不要忘了,每提高一个位阶或多一个火系天赋,能释放的火焰魔蛇就多一个。”

“可是,他现在的火焰魔蛇是十二个、不,是十三个了,他的火系天赋超过十个了?”

“火元素血脉、魔鬼血脉、巨龙血脉和巨怪血脉,都能增加一倍的火焰魔蛇。”

当第二十个地狱魔蛇出现的时候,当六百米的战线都竖立着粗壮的地狱魔蛇的时候,两军所有的法师们停下施法,呆呆地望着那一头头不断喷吐火球术的地狱魔蛇。

苏业释放完第二十一个地狱魔蛇,一边向前走,一边计算。

“我有8个火系天赋,加上白银位阶,就有基础的11个火焰魔蛇的施法数量。火元素血脉和魔鬼血脉各加一倍,就是33头火焰魔蛇。嗯……如果施展出来,就暴露了我的火系魔法总数,那就释放25个,避免被别人猜到。”

最终,七百多米的战线上,竖立着整整25个地狱魔蛇。

这些地狱魔蛇每过五秒喷吐一个火球术,这个火球术的威力,相当于白银法术爆裂火球。

这意味着,希腊联军多了整整25个白银魔法师,而且是持续不断使用火球术的前线魔法师,而且释放的是地狱火球,实际杀伤力比得上四五十个白银魔法师。

而这一场战斗中,同一时间战斗的白银魔法师,双方一共也不到一百人!

欧几里德望着苏业,直咽口水。

这是什么魔鬼学生?

二年级的白银魔法师可以理解,可二年级的双魔法进化魔法师是人脑子能理解的?

当年亚里士多德号称柏拉图四杰之首,二年级的时候也没这么猖狂。

更没猖狂到在波斯大军面前摆长蛇阵!

这时候,三十人的斯巴达小队已经返回,继续护卫苏业。

“斯巴达!”一个斯巴达战士看到所有人都注视这里,忍不住高喊。

“斯巴达!”

“斯巴达!”

科莫德斯和卡斯托耳也无比兴奋,两个人都被一条条地狱魔蛇惊呆了。

苏业前几天还在为如何掩饰身份发愁,今天怎么就突然化身魔鬼了?

各城邦的魔法师只觉嘴里塞满猪肥肉蘸醋汁,又腻又酸!

斯巴达那帮蛮子里,竟然冒出个天才魔法师?

有点难过……